过去

拉图酒庄一直以来都在这个地区的葡萄酒历史发展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只有深入了解了酒庄辉煌的过去,才能理解其今天所取得的巨大成功。长久以来城堡的工作人员们积累了大量的准确的资料,足以让我们在拉图酒庄历史的长河中自由的翱翔。这笔独一无二的财富见证了几个世纪以来拉图酒庄的稳定性和连续性,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酒庄的葡萄酒质量能够一直那么稳定的主要原因之一。]]>

过去

1331年,Pons领主授权给Gaucelme de Castillon在Saint Maubert教区建造一座防御性的塔楼,这份授权书是最早记载拉图酒庄的文献资料。 之后的1378年,拉图城堡出现在法国的历史学家让华萨(JeanFroissart)先生写的“大事纪书”中。当时正是著名的英法百年战争时期,来自于布列塔尼地区的士兵忠诚的守护着这座位于河口的 “Saint Maubert教区防御塔”。一个世纪零三天后,英国-加斯科军队占领了这座城堡并派兵驻扎于此。 一直到16世纪末期,拉图都拥有英国和加斯科两个主人。当时,拉图将土地租给农民们耕种,农民需要向两个主人交税。虽然并没有在所有的领地上种满葡萄树,但是生产出来的葡萄酒已经远远足够其需要了。那个时期葡萄酒的储存条件还很落后,一般来说当年生产的葡萄酒需要在当年内喝掉。这个现状一直延续到17世纪末期,酒庄在米勒(Mullet)家族的手中被打理得井井有条。虽然雇农租赁制逐渐的被直接经营所取代,但是葡萄的种植面积并没有因此而扩大。 经过后辈的婚姻和继承,拉图酒庄最终成为了亚力山大•德•西格尔(Alexandre de Ségur) 的产业。这个被路易十五称为«葡萄酒王子»的贵族开启了拉图葡萄酒的新时代。在他1716年去世前,亚力山大•德•西格尔(Alexandre de Ségur)收购了拉菲酒庄。他的儿子尼古拉-亚力山大(Nicolas-Alexandre),波尔多议会的主席, 追随着父亲的脚步在1718年又接连收购了木桐(Mouton)和凯隆(Calon)这两个酒庄,扩大了家族酒庄的版图。 18世纪初期,英国贵族和富裕的资本家们追求物质享受,他们成了昂贵美酒的忠实消费者。不管是波尔多,波特酒还是雪莉酒,又或者是来自于南部的其它葡萄酒都开始在英国热销起来。除了因为两国间出现的矛盾曾导致封锁外,波尔多葡萄酒并没有遭到敌视,反而越来越受人们喜爱。这个新的经济体系也让梅多克地区酒庄的经营模式产生了变化,酒庄越来越大,很多本地贵族和资本家们也开始对投资酒庄产生了兴趣。 质量最好的几个酒庄很快就得到了认同,价格也一路上涨。1714年,一个橡木桶的拉图葡萄酒比普通的波尔多葡萄酒要贵四到五倍。1729年时候已经涨到了13倍,而到1767年则要贵到20倍之多。拉图葡萄酒的名气已经得到稳固。贸易的兴盛带动了酒庄经济的发展,1759年时拉图城堡拥有38公顷葡萄园,到1794年时扩充到47公顷。那个时代,总管与酒庄庄主之间的往来非常密切,我们才得以保存大量珍贵的一手资料。这些资料中也有记载拉图酒庄工作人员的一些趣闻和让人感动的故事。 在动荡不安的法国大革命时期,值得庆幸的是拉图酒庄并没有易手而且仍然保持着同等数量的葡萄园。到1842年,酒庄的合法继承人的数量急剧上升,这些人全部都是西格尔(Ségur)家族的后代。1962年,英国培生(Pearson)集团收购了企业53%的股权,成为了这个家族酒庄的最大股东。同时英国哈维集团(Harveys of Bristol)也收购了25%的股权。之后不久,哈维集团(Harveys of Bristol)被黄雀在后的联合利昂(Allied Lyons)集团收购。 1989年,联合利昂(Allied Lyons)集团再接再励收购了英国培生(Pearson)集团所持有的拉图股权,以绝对优势独占93%的股份。西格尔(Ségur)家族的后代仅拥有那剩 下的7%的股份。1993年6月,法国百货集团巨头法朗索瓦•皮诺(François Pinault)先生通过他的投资控股公司艾特密(Artemis)收购了联合利昂(Allied Lyons)集团的股份。自此历经30年“英国统治”的拉图酒庄最终又回到了法国人手中。